首页 > 山丹游记山丹游记
山丹古刹趣闻
更新时间:2017-04-11 16:14:42  |  点击次数:166次

       古寺院和老百姓的村舍多数比邻相依。“佛殿何必深山求,处处观音处处有”,有些神像是人们崇奉的历史人物。在寺庙里不仅仅是晨钟暮鼓、诵经劝善和信徒的顶礼膜拜,同时是人类社会生活和中华民族的传统风俗。山丹过去遍布城乡的寺院,除极少数的楼台和近几年新建的寺宇外,大部分文物已荡然无存。但遗址犹存,青山依在,传奇故事广泛流传于民间。

关帝庙武士借刀杀仇

        山丹县东十里堡关帝庙的石碑,是清贡生赵生楷在1917 年撰书的。碑文称:“供同治八年(1869年)八月十六日,贼攻城破遇难众英烈之牌位。有武生赵允跃、赵允武兄弟带众数百与贼巷战,力尽捐躯,所从者皆死于非命。真可谓血流路辙,无一降贼者。” 

        “文生赵允密、陈作兴被贼拿获,严刑拷打至死。骂不绝口,无一屈贼者。更有节妇数人硬(宁)死不受贼辱。体现我仙堤村民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歌可泣之民族气节。实为我仙堤后世之表率。” 

        十里堡老人说,那次在贼攻破城疯狂乱杀之际,身强体壮、力大无比的赵允跃来到庙里,趴在关老爷前磕了三个头求道:“请关圣显灵,把刀借给我杀贼。”随即从周仓手中拿过了大刀。赵允跃浑身是胆,冲入贼群中一顿乱砍,霎时贼寇纷纷倒地,死伤无数。但终因身单力尽,寡不敌众,被从山丹城南关烧杀赶来的贼寇杀害。但他拄着青龙偃月刀,挺胸直立,双目怒视。众贼见状不敢前进,只得撤离,据说新中国成立后,这口宝刀被收藏在山丹县博物馆。

接音寺的莘莘学子

        1930 年,下孙家营农民举旗造反失败后,县长来了,民团来了,老百姓人心惶惶担心活不成了。民团把村上的人抓来乱拷乱打,又拉来几大车胡麻杆,说是要把农民盟过誓的接音寺和抓来的几十人一并烧掉。被杨县长淤大声喝住:“不准烧人,也不许烧庙,留下办学校或者设义仓!”最后,没抓一人,没杀一人,县长令民团撤走了。他对被抓来的人只说了一句:“回家好好过日子去吧!” 

        据西街村年近古稀的袁多礼说,他母亲杲玉莲曾先后给杨、朱两县长的婴儿当过奶妈。他母亲常提起杨县长没官架子,是个好人。有空就向仆人问百姓生活、娃娃念书等情况。

        因当年官逼民反,孙家营农民造反,杀了贪官污吏,但此义举被当时统治阶级和黑暗势力诬蔑为“孙家营的土匪”。一时,使该村百姓抬不起头来。后经县上查实,被农民杀死的应朝林确实把催收来的510 个银圆未向上交,据为己有。丁文忠说,当年夏天五闸庙唱戏时还贴出了布告“孙家营民杀官已平息,今后再不要把他们叫‘土匪’,令其安心务农”。

        从1940 年到1949 年,接音寺和范家营的老爷庙、霍城的西大寺(当时的义举者均在这里血战过) 等近30 座寺院改办成学校。新中国成立后,这些学校培养出了不少人才。如在北京工作的邓守业和张掖工作的高视国,分别是参加过杀赃官活动的邓学禹之子、高亨国堂弟。他们就是从孙家营小学逐级考进大学的优秀生。这所学校的学生,在50 年代参加工作的就有31 人。“慈心一切平等,真如菩提自现”,这些觉悟后的凡夫俗子,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各自都做出了贡献。

马哈喇寺李致华长寿

         民国后期马哈喇寺的代理住持李致华于2002 年谢世,享年90 岁。有人说他的长寿是大佛爷保佑的。事有蹊跷,他童年时,大哥暴病而死,二哥被熏死在地道内。他父亲怕再有个三长两短“断后”,把他保在大佛爷下,但还是小病天天有,大病三六九。他父亲把他送到马哈喇寺当了和尚。

        李致华12 岁出家,在松柏长青、炎日凉爽、寒冬暖和、清静幽雅的南北园子里生活了七八十年。这怡人的风景和他乐善、严谨的性格是其长寿的主因。

        如今,寺庙虽被水务所代替,但数百年前的官府对寺院的文告和历次布施礼簿等三十多件宗教文献和海螺至今保存完整。有一张清朝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 年)六月盖着“山丹卫”大印的文告称,范家营民众为不使古刹成荒丘,捐白银一百五十余两、粮食17.5 石,进行修缮,云云。

        嘉庆十二年(公元1807 年)县府发保庙产执照和划定红山四至地界竖石标。道光六年(公元1826 年),县府针对乡村地方势力勾结官员霸占浇水不受时限的三十多亩水地和红山旱地收租的行为,用骑缝式“红头文件”再次声明。

张候福梦盗金牛寺

        上西山沿有双凤山、二龙山、金牛山。据说双凤山是一对金牛从南山(祁连山)的支脉拉下来的。当时一对金光闪闪的金牛把双凤山拉到西山坡,牵引绳断了,两只凤凰落在了西山沿,这对金牛也停下了。后来,这里的人慢慢把它叫“双凤山”“二龙山”“金牛山”。在唐朝年间,有一位陕西上王村带过兵、打过仗的张姓人,因官场险恶便出家修道,西游到双凤山住下。他通过化缘募集,并在当地黎庶支持下,修了一座金牛庙。不久张道人死了,当地人用土坯给他堆了一个坐化塔。

        甘州提督张侯福听人说张道人有不少金银埋在金牛庙里。一天夜里,他正躺在炕上谋划盗宝时,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他伸出肮脏的手去抱金光闪闪的元宝时被道人逮住,道人双目怒视道:“你这个蛤蟆精,凭猴精钻营(张侯福原本木匠,在修皇宫时上爬下跳,十分灵便,皇帝说他像个猴儿。他便趴在地上死赖,从‘金口玉言’中要了个西北侯),还不足心,竟来偷师傅,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来人!” 

        张侯福惊醒,浑身大汗如勺泼。他思前想后,心中揣摸出个主意:“唐王爷能认一千多年前的李耳为祖宗,我何不认张道为祖先呢?”第二天便带领仆役和娘子,坐轿上金牛庙拜师认祖。

        烧香磕头后,安排仆役备料把庙扩大成寺,又把张道人的坐化塔搬进寺内建成了楼子,并招来一位游道住持香火。张侯福回到甘州着实把金牛寺的神威宣扬了一阵。后来每逢金牛寺举行庙会,甘州必来不少香客朝拜,从而人们又把金牛寺叫金灵寺了。

北斗宫七星闪光捉贼

        北斗宫里供奉的北斗七星是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旱。传说,他们的母亲是古国王周御的妃子紫光夫人,尊号为北斗九真圣德天后。

        日月星辰,各有作用。当人们看不见月亮的时候,星光的亮点就用上了。民间有“东方亮了启明星,十冬腊月看三星,三星后晌种田哩,瞅着北斗捉贼哩”的说法。

        北斗捉贼的故事,发生在宋朝。有一位孝子对弟弟千叮咛万嘱咐侍奉好母亲,他出门当官去了。他不忘祖辈,省吃俭用地存了点钱。一日,叫心腹下官把钱送给母亲。不料在半路上钱被贼偷了。

        夜里,这官员心中不安,在院里转悠时,抬头看见了闪烁着光芒的北斗星,他便祈祷七星能显灵捉贼,随后叫仆役明察暗访。

        俗话说,做贼心虚。一天夜里,那贼正在窄夹道里左顾右盼地行走,胆寒中抬头看见面前7 人眼里射出星光。贼双目流泪,急转弯向后就跑,但猛不防碰在了抓贼人的怀里。差役觉得他鬼鬼祟祟,十分可疑。带回衙里一审,吓得贼尿流屁淌,把做过的一切坏事都道出来了。原来他是县府新招的勤杂工。在官员给送钱人托事时,隔墙有耳,这个勤杂工便潜入了路旁客店伺机窃走了钱。

        贼逮住了,钱追回了,官员的孝心尽上了。北斗星显灵抓贼的事自然也就传开了。

乾隆恩赐山名

        传说,新开坝的“赐儿山”是皇帝金口玉言赐下的。在崇祯皇帝时修起的庙,按照“唯天阴骘下民”——天默默安定下民意,叫“阴骘寺”。因山清水秀,加之“黑狐引水”“破蹄骡子显灵”等传奇故事,庙内人流不断,香火旺盛。

        一年,乾隆爷西征平定新疆叛乱时,路过这里。见庙内向送子观音求子者甚多,他就金口玉言定音叫“赐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