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美文
印象山丹之魅力军马场
更新时间:2017-03-30 11:15:58  |  点击次数:197次


        军马场是个什么东东,90后的孩子们是搞不清,也不想搞清,但草原与骏马,孩子们还是颇感兴趣的,于是我们一行,告别了武威,告别了那匹铜制神骏(马踏飞燕)的故乡,前往山丹军马场,去寻找草原上那些活生生的神骏。

 

        山丹军马场核心区位于张掖市山丹县城南的祁连山区的大马营草原,但我却没有走山丹,而是在永昌便下了高速向西经新城子镇直插山丹军马场的核心大马营。

         马场尚远,马儿也还未出现,只见远处起伏的祁连山清晰可见,周围的谷地是那样宽阔,车前的油路直直向前,一眼望不到尽头;开着,开着,我们就发觉已经被大片大片的青油油的麦田与黄灿灿的油菜花田包围了,这是我们此次西行第一次看到如此规模壮观的麦田与菜花田,我和孩子们都情不自禁地做起了麦田守望者和花田守望者。

         到了军马场四场,这里却没有军马,一打听,如今只有军马场一场还饲养着军马,于是我们继续驾车沿着一条砂石土路向西边的军马一场驶去,此时路边的景致已经由连片的麦田与花田,变成了植被稀疏的草甸了。

         在车头的左方,草原的尽头依然可以隐约地望见连绵不绝的祁连山,而在车头的右方草原上则矗立着一道如墙似屏风的青色山脉,那是著名的祁连山支脉焉支山系。 
        说起这“焉支山”可不得了,那曾是匈奴人的地盘,如今的山丹军马场就是当年匈奴人的牧场,后来的汉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击败匈奴取得了焉支山及这里的“水草茂盛,宜畜牧”的天然草场,也因此有了著名的匈奴歌:“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的流传。

 

        去总场的路还算不错,但去一场的路,可就实在不敢恭维了:一路都是马蜂窝状的弹坑,29公里的路程要跑1个小时。

       眼前的军马场,初夏的草原虽然没有锡林郭勒草原上的草势浓密,但那一片绿意依然让人心旷神怡;虽然天阴沉得很,可起伏山岭上那如云般涌过的羊群,依然美得让人心醉。 

        远远地,望见青山脚下的一片草场之上,出现了一个个小黑点,透过手中的长焦,那些正是我寻找的马儿,活生生的山丹军马。

         距离太远了,长镜头中都看不真切,依稀只能辩得它们的身形与毛色,真是恨不得立时驱使身下的铁骑,一骑绝尘,冲将过去,激起个万马奔腾的画面来。

 

        继续驱车前行,终于发现有一群马就在靠近公路边的草场上游子荡,它们的身后就是焉支山的山影,真是难得的画面。

 

        尽管阴雨中海拔3000多米的草场上,凉风透骨,但为了不惊吓了马儿,我还是将红色的冲锋衣脱下,只穿着一件蓝色的体恤,下车时还真有点冷,但当我端起相机的那一刻,除了自己的呼吸与心跳,便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山丹马的种群的基础是蒙古马,性格相对温顺多情,草场上的马儿们,并没有因为我的靠近而扭头跑开,依然故我地在草场上淡定地啃食着青草,四匹成年马将两只小马驹紧紧地圈在当中,保护着它们不受任何的伤害;两匹年轻俊秀的马儿,一匹白马,白毛白鬃,就是个马群中的白马王子,一匹母马,浓密的鬃毛乌黑发亮,黄褐色的干净鲜亮,就如同一位肤色健康的拉丁美女;这一公一母,如影相随,更多的时候,它们俩伸着秀长的脖颈,互相用嘴在对方的脖子上、肩背上蹭来蹭去,耳鬓厮磨,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除了闪烁着的丝丝温情,就只有对方的身影…… 

        在一场,我向场部的职工打听可不可以找一匹温驯一点的马,让孩子们在草原上骑一趟过把瘾,他们说没问题,不过,要等一会要等马儿饮水归来,于是我们就在马道候着,一会听马场的人喊了一声“马回来了……”,急忙转头望去,只见马道之上,排列成两行的一群马儿,缓缓走来,这个马群中有许多未成年的马驹,它们紧紧跟在母亲的身边,寸步不离。

         正想下车去找职工备马,方才还是细细的雨丝,此时竟然加大的势头,变成了雨线,得,孩子们等了半天,想要骑马的愿望就这样泡了汤,这老天爷,也太不给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面子啦。 
        心有不甘,就带着孩子们驾着车,随着马群移动,继续近距离地观察马群的生活,这对久居城市的我和孩子们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体验。 

        忽然听到一阵马嘶,寻声望去,只见坡顶处一匹成年马,侧身倒地,四蹄腾空,努力地翻转着自己的身体,一次,两次,三次,四次……试图翻身站起,但好象都没有成功,旁边一只小马驹,无助地站着,望着眼前的母亲(或者父亲),倒地不起;又是一阵长嘶,倒地成年马又将先前的动作重复做了一遍,最终,非常迅捷地前肢先起,后肢随后,翻身而起,并扬蹄在草场上小跑了几步,我忽然明白,原来这是成年马在教自己的子女,如何在侧身卧倒后,快速地翻身而起,真是聪明而负责的长辈啊……

         马是草原上的精灵,它那矫健的身姿,它那充满温情的眼神,令我一睹而难以望怀,只是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机会,能亲眼一次次看到山丹马那灵秀的身影,毕竟,我们离马背上的年代越来越远! 
        我们告别军马一场,告别草原上的神骏,经过总场和三场,前往民乐,一路是陪伴我们的不再是绿草如茵的草场和那奔腾的骏马,而是金波摇曳的无垠花海和那嗡嗡唱着欢歌的小蜜蜂们。 

        一路上遇上的夕阳洒下的万道金光中的花田,还有那雪峰之下的黄绿斑斓间的花田,都令我和孩子们兴奋不已,以致于后面到了门源,孩子们都已经有点兴奋过了头,审美疲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