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美文
遥想匈奴驰骋大漠 甘肃山丹焉支山游记
更新时间:2017-03-30 09:02:36  |  点击次数:76次

     一个闲暇的周末,与朋友们相约大小30余人上了焉支山。仲夏的山丹,火热的阳光灸烤着大地,焉支山算是理想中的避暑胜地了。多日来局促一室之内的劳累,也都在这一天得到了完完全全的消释。

 

        车还颠簸在行进的乡村山路上,初见到沿途的水库、麦草、牛马和飞鸟,全车的人都激动地招呼小孩们探出车窗尽饱生态恢复的魅力。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点缀在绿油油的庄稼地上,像一条锦织的花毯子。草地上桩定的牛马悠闲地吃着草儿,吃饱了睡在泉水旁的草地上。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唧唧喳喳低飞在水地上,欢呼着丰收的到来。小孩们小鸟般惊呼着夏日乡村的灿烂,沉浸在无边的绿意中。女人们指点着草地上盛开的鲜花,放开声争论起花的名字,不自禁地叫出小时候叫熟了的“黄狗卵子”这样的俗名,惹得全车人一片欢笑,但没有人指责她们的俗气,一任这一车任性的心随意驰骋。

         进山了,最惹眼的是山腰上片片的沙棘林,茂密地扎根在黄土地上,绿绿地孕育着她们的果实。看着这满山的人工林,就想到了秋天金黄的沙棘果,酸酸地让人垂涎不已。峰回路转,松林也渐多起来,郁郁葱葱、层层叠叠地隔断了我们的视线,天地不再显得那么寥廓,反多了一些深远。车上游历过外面世界的朋友说,焉支山的自然景观在河西还仅此而已,只是我们的旅游促销还远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步伐,这使满车的人都默默地滋生了许多骄傲,也越发地敬仰起这座古老的名山了。说笑间,我们已到了焉支山前寺,这是一座名之玉皇殿的寺庙,是闻名的钟山寺的一部分,在几经历史的湮没与修复中,虽少了古寺神钟的底韵,但近年来的几经恢复,仍不失名山古寺的神奇。驻足殿前,极目远眺,深壑纵横,松林弥山,云蒸霞蔚,令人神清气爽,浮想翩跹。玉皇殿是三合式的构造,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神像肃然,气势恢宏。间有道人击罄诵经,香火不断。游人占卜问卦,随缘施化,香火弥漫中增添了许多名山教化的神秘意韵。

         有朋友安排,在前寺山谷中的蓬包中午餐,大大小小30余人围了两个大桌,品尝原汁原味的山肴野蔌,以及地道的山丹散酒。在款款相待的浓浓深情和觥筹交错的互致祝福中,浓缩了焉支人千百年来热情好客的民俗风情。

         午餐后的第一站是去后寺,在途中,我们遇到了“驴的”,“驴的”是个新鲜的名字,但其实就是毛驴拉的上山的游车,经过主人的装饰,“的”的主要部分倒像是一幅花轿,驴子也装扮的很花哨。这些城里来的孩子们见到“驴的”,一起高兴不已,坐了满满的一车, 欢笑地吆喝着“驴的”,夹着驼铃般的声音一直到了后寺。后寺是名为三佛殿的三合式庙宇,高耸于群山之巅,林海松涛尽收眼底,驻足其间,让人多了几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胸襟与气魄。殿的规模比前寺大了许多,雕梁画栋,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典型的仿古构造。匾额、柱联、壁画端庄自然,浑然天成,教化意韵浓郁,也不乏世俗人情之理。佛祖造像彩绘全身,惟妙惟肖,让人油然而生神秘静穆之感。上了寺内一个两层的殿宇,一口古色铜钟悬于顶上,我们在醉酒的分外虔诚中撞响古钟,世俗的梵音沉沉地回响在万顷松涛间。护钟的僧人随着钟声,闭目合什翕翕地念他的经文,也许在虔诚地护佑着进山的芸芸众生。焉支山是一个僧道并存的名山,我们不清楚他们的宗教传承,只知是近些年随着山的闻名,才多了许多神秘的色彩,这些僧道在白云松涛深处自在地修冶他们的心灵,其实也给予了焉支特殊的祈祷与护佑。

         转过后寺沿石阶而下,便到了闻名的焉支松,在悬崖峭壁上凌寒而生,一枝独秀,蓬蓬勃勃地迎来送往,在历史的沧桑岁月中傲然屹立,这是每一个到山的人欣赏焉支松、敬畏焉支松的惟一原因。在这里,观云蒸霞蔚,听松涛水音,俨然一处人间仙境。顺着后寺正门向南拾级而下两千多个石阶,便到了另一个绝佳的好地方焉支峡。一路上石阶很陡,原来只是山里人在茂密松林中牧羊拾柴走出的一条羊肠小路,近年来开发旅游产业才铺筑了这样几千个石阶。随石阶而下,一路上有两个地方印象很深。一个是石阶左面的一座峭壁,壁立千仞,突兀云霄,苍苔遍布,细看真象一位久经沧桑的农人,景点上取名“八仙峰”。(石头上有8个云杉),听着这样的名字,不禁让人想起三峡的“神女峰”, 焉支“八仙峰”是否也有“巫山云雨”般美好的传说?另一处是石阶右边一座山崖底部的一处石窝,光光地凹进石壁,可容纳三、四人坐卧,传说是当年西路军血洒河西兵败后陈昌浩东归避难之所,如今人去石空,几十年沧桑巨变,这处石窝不知牵动了将军多少浮沉的辛酸!

         终于到了峡底,我们都欢呼起来。在两山对峙的峡间,一沟清泉淙淙流淌,清澈见底,水间许多大石当流,吞吐成音。夹峡松山,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松林间一些低矮的灌木生出各色杂花,星星点点掩映在枝头,旺得让人心碎,世外桃源般的清爽沉醉了每一个大小的人。大人们卧躺石上猜拳行令,小孩们活蹦乱跳对打水仗, 还有怪声呼叫的、选景摄影的、喧哗嬉戏的,玩得不亦乐乎。听朋友讲杨四郎泉、百花池等景点的传说,一样地引人入胜,可惜这样许多的景点我们都无暇顾及了。顺峡而下,或沿峡水而行,或穿松林嬉游,我们的行程是那样的慢。马莲滩是花最繁盛的地方,在峡谷的一个平缓的地带,密密地形成了一个花海,淡雅的花瓣,清幽的花香,缕缕地弥散在清风中,沁人心啤地醉人。小孩们欢呼雀跃,打几个滚,赛几趟跑,禁不住放开了嗓子学动物的声音怪吼,空谷回响,这是多好地与群山松涛共诉衷肠!我们带了足够的酒水,像一支行军的部队荷枪实弹,缓缓地负重前行,款款地拉长了战线,或放歌途中,或休憩树下,或卧躺石上,前者呼,后者应,老少提携,每个人没有了拘谨,世俗地高歌,尽情的玩笑,在自然的清丽中悠然自得地放飞着欢乐的心情。听说前面就到“神仙坪”了,大家都鼓足劲加快了步伐。“神仙坪”是多世外的名字,原来是在峡水旁的树林中有一块开敞的草地,郁郁葱葱茂生了柔软的的嫩草,星星点点地开满了各色的花,齐齐整整耀眼在阳光下。这样的地方也许在峡中是唯一的一处,因有茂密的松林,许多的草地不容易享受到这样暖和的阳光。坪的面积不过二、三亩见方,周围是高耸的茂密的松林,因能照到阳光,松林长的也比别处格外的茂和亮,这样的景致在横柯蔽日的峡中也算别有天地了。暖和的阳光、松软的滩地、嫩郁的青草、似锦的杂花,蜂飞蝶舞,鸟鸣虫吟,孩子们舒展了身子酣酣地躺在草地上享受这“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的美景,都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陶醉了。

         出山了,这一路并不远,十多里的山路而已,但我们足足走了半天。听朋友说,我们一路地顺水而下,曲曲折折总共十次淌水而过,但我们却都未能留意,其实这也是增加焉支旅游文化底蕴的一个小小启发。这一日地潇然焉支山石草木之间,也使我们骄傲家乡竟有这样美好的景点,不知这样一块宝地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充分的开发,而迎来焉支更加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