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美文
山丹名人之——一代名将王允中
更新时间:2017-03-21 14:49:52  |  点击次数:102次

       

一代名将王允中

        王允中,字继尧,号道庵,出生在明朝穆宗隆庆年间,故居在今位奇镇暖泉村柳树庄,县城南大街有他做官后修建的规模很大的府宅。他出生在一个武官家庭,他的父亲名叫王一心,在明朝驻防山丹的驻军中当游击这样的中级军官。他小时候就很聪敏,在山丹卫学读书时,学习刻苦用功,学业优秀,被官府补为博士弟子员。那时他就心怀远大的志向,常拿汉朝名臣班超为榜样,激励自己长大要效力疆场,报效国家。他常对人说:"男儿七尺身躯,应该为国家建功立业,不应该经常关在屋子里舞文弄墨,咿呀读死书!"于是他就常常利用功课之余苦读兵书,潜心钻研用兵打仗的战略战术,骑马射箭,舞刀弄枪,苦练武功。不久,通过武科考试中了武举。他在十七八岁时就投笔从戎,因军功补袭了他父亲的职位,当了游击,开始了一生的军旅生涯。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山丹县城西十多里处的马家湖湾,也就是现在的祁家店水库西北侧,还遗存一处规模较大的陵园。整个陵园坐北望南,墓丘前方数十米处是一座高大的雕有各种图案的石牌坊,别有气势。

        进入牌坊是一条长长的直通墓丘的甬道,甬道两侧对称排列着十数座石雕的石人、石马、石虎、石羊、石龟、石骆驼等石雕,造形高大,刻工精细,栩栩如生。

        墓丘高大,前方竖有雕刻着龙形图案的墓碑,碑上铭刻着一百多字的碑文,绝大部分字迹尚能辨认清楚。墓碑两侧各竖一座雕有龙形图案,中镌"大明"二字的陪碑。陵园背依龙首峰,西临瞭高山,南眺祁连雪峰,前方不远处是向西流去的弱水河,过河是名刹大佛寺与陵园相望,还有山丹八景之一的"西湖落草"胜迹相陪,园内松柏点缀,幽静肃穆,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从整个陵园的气派看,显然属于古代王侯将相的寝陵。这就是明朝山丹籍名将王允中将军的寝陵。旧时代,本地人称这个陵园叫"王家享堂",意思是王将军安享的地方。那时每年农历四月四日大佛寺盛大庙会,成千上万的游人朝神拜佛后也会顺道去王家享堂转转,焚香化纸,凭吊这位在历史上建有战功的人物。知道墓主身世的老人,还会向游人讲述王允中的许多事迹。

        1956年8月,因修建祁家店水库,王家享堂因在库区之内,文管部门将陵园拆除,王允中生前穿过的铠甲、用过的宝剑送交省博物馆收藏,一应石雕石碑移入县文化馆存放。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兴建南湖公园后,以上石雕全部移至公园内。

        王允中生活的年代,经历了明王朝隆庆、万历、天启三朝,是明王朝国力处于衰落时期。那时盘踞在蒙古高原的元朝残余势力鞑靼、瓦刺和占据青海北部的蒙古厄鲁特部为了争夺河西走廊的肥沃草原,经常进犯这一地区,给这里的老百姓生命财产造成严重威胁。明王朝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为了巩固边防,在河西各地驻扎重兵,抵御和反击外族的侵扰。王允中一生的战功业绩就是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建立的。

        明神宗万历中,青海西北部的厄鲁特蒙古酋长永邵卜率众袭扰湟水流域的湟中县,王允中奉命率部进入青海,屯兵湟中小康山,堵击入侵的敌军。他身先士卒,英勇杀敌,俘虏消灭敌人八百多人,上司向兵部报告了王允中的战功,兵部擢升他当了参将。战后,他奉命率部驻守古浪大靖这个地方。大靖是河西走廊通往河套地区的战略要地,他亲率士卒筑堡竣壕,加强防御,河套鞑靼不敢轻易进犯。

        万历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600元,王允中率部随从甘肃巡抚田乐征讨占据今天祝境内松山草原的鞑靼宾兔、阿赤兔、宰僧各部。他率部驻扎古浪境内的泗水河一带,在敌后堵击入侵之敌。他出其不意,亲率部队用计谋焚烧敌人的军营,俘虏消灭敌人六百多人,收复了松山草原。就在这个时候,盘踞额济纳一带的瓦刺部驱兵进犯河西走廊西部重镇肃州,战事紧急,王允中奉命率部驰援那里的守军。他率兵到了今天金塔县的毛目城这个地方驻扎下来。当时瓦刺前锋骑兵几百人装作诱敌,而大部队都埋伏在城外黑河边上的芦苇荡中,企图待王允中部进入埋伏圈后一举围歼。王允中识破敌人的诡计,出其不意,率部焚烧芦苇,瓦刺遭到火攻后惊惶失措,四散逃命,王允中指挥部下擂鼓呐喊,英勇冲杀,大败瓦刺。毛目城战役结束不久,瓦刺又大举进犯哈密,切断了西域通往河西的通道,王允中奉命率部增援那里的守军。和瓦刺激战中,他奋勇杀敌,生擒敌首沙赖台吉,得胜而归。这其间,河套鞑靼和海北鞑靼南北并进,经常袭扰庄浪、古浪、镇番等地,也就是现在的永登、天祝、古浪、民勤一带,王允中配合凉州镇副总兵柴国柱多次击退了敌人的进犯,使这一地区多年免遭战祸的危害。

        万历三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606年,王允中以参将衔率部镇守镇番(今民勤)、河套一带的鞑靼听到他的名字,不敢轻易来犯。万历末,河套鞑靼又大举进犯松山,王允中亲率士卒操练搏斗勾卒战术,在永登、天祝境内的阿坝、分水岭、青羊水一带拒敌,将入侵鞑靼击退到双黑山,他命令骑兵排列成方阵,和敌人对峙激战三天三夜,敌慑于王允中军队的威势,退回河套地区。王允中率部回防,因功擢升协守甘肃副总兵。适逢他的母亲去世,他赶回家中为母亲办完丧事立即返回凉州镇。河套鞑靼乘王允中奔丧之机,大举进犯松山,接到告急,王允中率部连夜袭击敌人的后方,行军至古浪境内的鹅头山还没到正午时刻,敌人疑为天兵至,四散逃命。王允中乘势斩杀敌酋三大,敌兵败退,王允中率部追击,越过民勤北部的青土湖、来伏山、红寺山、直追到宁夏境内的贺兰山,歼灭敌人三百多人。战后,朝廷擢升他为甘肃总兵,挂平羌将军印,镇守甘肃,成为坐镇甘肃的最高军事长官。明神宗朱翊钧下诏在他的府第南大街建都督坊,表彰他的战功。

        王允中晚年擢任右军都督佥事,都督同知,成为明王朝一个方面军的副司令长官,是山丹历史上官阶最高的人物。王允中戎马一生,足迹遍及河西走廊及宁夏河套平原,青海湟水流域等地,在青海速喇川、黄鹅儿、千合沙、祁连山南麓的白石崖、新城子、民勤、古浪的麻山湖,枪杆岭等地多次率部与鞑靼入侵势力交锋,屡涉行阵,屡建战功。在万历三十二年后的七年之内,仅大的战役就经历十二次之多,为明朝巩固河西的边防作出了卓越贡献。朝廷为表彰他的战功,在他暮年晋爵为光禄大夫。

       王允中治军严谨,关心部下,体恤士卒,在军中很有威望。他虽然身负军事重任,忙于军戎,在军旅之余,关心家乡名胜古迹的保护修葺,在万历二十一年至二十八年(1593-1600年),他捐巨资重修山丹的名刹大佛寺和他故居地方的云台寺。

        明熹宗朱由校天启六年,也就是公元1626年,王允中在家乡病故,熹宗下诏御葬,诏赐武进士、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也就是赐给爵位,给予皇太子师傅的殊荣,追加最高军阶兵部尚书,即相当于后来的国防部长这样的衔头。当时的兵部尚书祁伯裕和他交情甚笃,他去世后,祁尚书奉旨给他作了墓志铭,其葬礼规格之高,在历代文臣武将中也是少有的。王允中故后多年多次荣享御祭,其隆重之况,在山丹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

        王允中的儿子王建侯,是明朝山丹唯一的文进士,起初任南京户部清吏司主事,后官迁蓟北参政道,为官清廉,不阿权贵,任内与专权宦官多有斗争,名振燕冀,著有《孟子注》一卷。祁尚书在王允中墓志中称王氏"缙绅起家""文武萃于一门",是"熊罴不贰之臣"。